齐河八景
—摘自百度百科
齐河八景的记载,首" />

齐河八景

家乡区县: 德州市齐河县

齐河八景
—摘自百度百科
齐河八景的记载,首见于清康熙年间编修的《齐河县志》。由于当时的齐河八景的多数景观在县城周围,所以名之为“齐城八景”。这八景是:泰山南峙、长岭东环、济水左绕、文庙古槐、官堤荫柳、渔舟唱晚、寒沙栖雁、隐城蜃气。当时,八景是在代州任知州的齐河人朱锐写的八首吟诵故乡的七言律诗中首次出现,当然是作为诗的题目出现的。七首七言诗,只有第八景“隐城蜃气”有一小注,其它景观并无解释。限于篇幅,其诗恕不录。到了民国二十二年(1931年)编纂的《齐河县志》上,齐河八景在卷四“形胜志”中首次以“八景”的名目出现(在此后的“艺文志”的诗中仍为“齐城八景”),并且有了具体的文字的解释:
泰山南峙。
邑之南,岱宗峙焉。群峰飘渺,高插天际。每当风日晴朗,凭高远睇,浮青点黛,姽婳可分。至若雨脚初排,云峰乍吐,烟岚万状,瞬息改观。洵元化之丹青,作东南之屏障云。
长岭东环.
县郭东南,长岭迤逦,盘纡岪郁,亘若长虹。下湿高原,沟塍刻镂。每于春秋佳日,劝课耕耘,雨笠烟蓑,宛然图画。
济水左绕.
济水北行古道,环绕县东界,千顷沦涟,渟泓澄澈,穹隆云桡,宛潬胶盭。胡修龄至印渚,叹曰:非惟使人情开涤,亦觉日月晴朗,临流觞咏,当不减濠濮间也。
文庙古槐.
文庙中古槐数株,数千年物也。虬盘蛇伏鳞甲之,而数木树人,计至深远。而明堂辟雍之盛,经书会市之隆,何多让焉!
官堤阴柳.
齐城为南北冲衢,长堤遍栽官柳。春夏之交浓荫葱菁,停骖小憩,顿减炎威。至若舞风漾月,带雨萦烟,当不减岸灞风情、辋川胜概。
渔舟唱晚.
城东大清河渔人集焉。凉雨初过,夕阳在树,扁舟数叶,设提纲扣舷,鸣榔歌声四起,水调银汉之曲与潺湲互答。斯时投钩竿,拏渔艇,徜徉中流,恍若五湖三泖间矣。
寒沙栖雁.
沙渚周环,河流互映。朔风初劲,旅雁南来。啄露眠沙,翔集浅渚。嘹呖之声,与严城画角相和;天路云霞,于以占羽仪之吉。
隐城蜃气.
城北三十里,地名柳行(杭)店。每于日初时,凭高西望,城市人民宛然毕具。层峦远树,隐现微茫。殆蜃气所幻,凌晨即没。蓬壶阆苑之胜,尤足令人目想云。
以上八景释文,虽以文言写成,但景点位置明晰,通过字里行间,仍可窥其大意。特别是多有比喻,文辞华丽,具有古文言辞章之美。第一景名为“泰山南峙”,大意是说,泰山雄踞于齐河县的南边(应是偏东南),从齐河可以眺望。只见泰山群峰飘渺,矗立在天边。特别是在天气晴朗的的时候,站在高处远望,更是一番雄伟壮丽的景象。第二景名为“长岭东环”。是说齐河县的东面,大清河(古济水)左岸,有一条长长的土岭,如巨龙迤逦绵延,望之如图画一般。这条长岭,后来有专家通过清华简(战国简)初步考证,很可能就是第一条齐长城的遗迹(见《齐河历史文化概览》)。第三景为“济水左绕”,是说古济水绕着齐河县东面流淌,是齐河县的东部边界,其风光之美,可以和古时著名的的濠水、濮水一比。第四景为“文庙古槐”,是说齐河城内的文庙中有数株古槐,是千年以上的古木,其状如虬龙一般,望之使人油然想起树木树人的道理。第五景为“官堤荫柳”,是指当时在城南至城东大清河(古济水)边的大堤上(因官方出资修建的河堤,所以叫“官堤”),绿柳成荫,自成一景,甚至可以与皇城长安的灞河柳岸、辋川胜景相媲美。第六景为“渔舟唱晚”,也是指城东的大清河风景。当时大清河还是一泓清波,水面宽阔而平静,打鱼的小船在清波上缓缓轻荡,每至傍晚,渔歌互答,船影绰绰,犹如使人恍惚间置身南方的湖泊之滨。第七景为“寒沙栖雁”,亦是指城东面大清河景观,特指大清河岸边有许多小沙洲,每逢深秋,南飞的大雁常在沙洲上栖息露眠,成为齐城的又一风景。第八景为“隐城蜃气”,此景并不在齐河城周边,而在距县城之北三十里之外的一个村庄。此村名为柳行店(今名柳杭店),当时每逢清早的时辰,站立村旁面西望去,曾看见掠地云雾之中出现过城市街市的奇幻景象,即 我 们 所 说 的“海市蜃楼”。大海上和沙漠中常有海市蜃楼的奇景出现,在平原上出现海市蜃楼的景象,笔者仅见于齐河方志。
随着历史的演进和地理气候变化,特别是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滔滔黄河改道侵占了一脉 清 流 的 大 清河,齐河八景多数景观已经被黄水黄沙所覆盖,即“济水东绕”、“官堤荫柳”、“长岭东环”、“渔舟唱晚”、“寒沙栖雁”五大景观已不见踪影。而“文庙古槐”一景,也在1973年县城搬迁时被毁。远离齐河老城的奇特景观“隐城蜃气”,则由于气候的变化,也不复再现。惟有“泰山南峙”一景,由于巍巍泰山的不可移易,而成为旧时齐河八景中唯一存留的一景。
齐河八景今何在?惟有一景存人间。这样的现实说起来,不免使人惋惜和怅然。当然,黄河的改道非当时的人力所能控制,气候的变化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感到尤为可惜的是,在县城搬迁的时候正值十年“文革”期间,历经千年风雨的古槐(人称“唐槐)被毁,就使齐河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景观消失。由此也可以佐证十年“文革”就是一场文化浩劫。如果不是当时正处于“文革”期间,也许就有人站出来说:虽然县城搬迁,这几棵唐槐还是留着吧。但是在那种所谓“破旧立新”社会气氛中,有谁敢站出来保护几棵古树呢?假如那几棵古槐被保护下来,旧时齐河八景起码就有两景在世,不至于今天就剩下孤伶伶一景了!

(2018-09-24)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