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叶

当感觉到天渐渐地冷了,才知道秋天已然到了。从前满地落叶现在都没有了。到处都是四季常青树,满树的绿让人忘记了季节地交替。
  春初的梧桐树光秃秃地,那时上学时要经过一条马路,马路边上的梧桐树是我关注度最高的:树上什么时候发嫩芽了,什么时候树叶从毛绒绒的样子长成浓浓地绿叶了,什么时候树上知了多起来了,什么时候要躲一下满树的毛毛虫了——孩子的眼光就是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都是那么神秘和不可思议。
  夏天到了,不知为什么知了最喜欢的好象就是梧桐树了,也许对他们来说躲在枝繁叶茂地梧桐树里是最好的藏身之所吧。但是那时的孩子都有一双雪亮的眼睛,找到它们并不是一件难事。那时候也不知为什么知了特别地多,对于没有多少玩具的孩子,特别是农村的孩子来说,抓知了是整个夏天最来劲的事了。当然在梧桐树上抓知了最要躲避地就是毛毛虫了,那个玩意只要落到身上你就奇痒无比,就是洗一百次水,打上再多的肥皂也是没用的。只能让他痒个够,毒性过去了,身上才能好。
  记忆里童年的街道小巷还有马路两边基本上都种着阔叶树梧桐树.那时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柴火特别地缺失。每年一到秋天,妈妈就到处割各种毛草,晒干了捆在一起放到冬天时烧火。除了割毛草,还有就是扫梧桐树的树叶了。妈妈自己扎一个抓落叶的竹耙,每天晚上从地里回来就推上板车带上我到马路上去扫落叶。妈妈最喜欢的是带上我,她说我是只爱讲话的小麻雀,有我在身边,她就不会觉得寂寞了。秋天的晚上马路上人就比较少了,特别是比较偏的街道,更是找不到一个影子,总记得那时的天已经有丝丝地清冷,月亮出奇地亮。妈妈忙着扫地上的落叶,我呢在边上瞎忙着,拢着一堆堆已扫好的落叶。然后妈妈把拢在一起的落叶放到板车上。落叶很脆,也很清香,有时候我竟把自己的脸埋在一堆堆地落叶里,只为了那淡淡地香味。多年以后一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母亲扫落叶的样子,我还记得月光下的妈妈和我。妈妈那时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囡囡,等你大了,一定要找一个把你放在心上的男人,要找一个能干大事的男人。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其时那时候妈妈最怕女儿长大后和她一样忙碌累心,做着很多男人该做的事。在我眼里,爸爸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有一些文化,体质也较弱。也许就因为这些我们家永远都没有足够地柴火。对那时算工分吃饱饭的农村人来说爸爸是不够格的男人。但是也因为爸爸是有理想的人,在当时不重视文化的农村,我们家的每个孩子却在爸爸的教育下一个个都考取了中专和大学,一个个都到了城市,并且都有了不错的职业。我想这也是妈妈想不到的地方。
  今天是星期天,有朋友约我到他的老家,说他家还有幢房子在一条落叶缤纷的小巷里,有一个大款出60万想买他这所老房子,他都没答应,他说那里有他浓浓地童年味。
  在那个阳光灿烂地午后,我踏着满地的梧桐树叶子,听着脚底下“沙沙”地响声,我的眼泪突然就涌了上来:是为了这满地的落叶,还是想起了那个月亮下的我和妈妈。

狂奔的蜗牛(2014-03-27) 评论(0
0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