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 生 抱 柱

家乡区县: 西安市蓝田县

很古的时候,玉山脚下,有一对勤劳善良的青年,男叫尾魁元,女的叫兰玉莲。两人青梅竹马,相亲相爱,多少次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要结成百年夫妻。终因尾生家贫,无力请媒纳礼,兰玉莲被父母亲许给一户姓周的人家作了童养媳。
周家虽然家财万贯,但是丈夫却是个又痴又呆,穿开档裤拖鼻涕的小孩子,想想自己的尾郎,她眼泪便如断线珠子滚滚洒下,白天她要打柴挑水、喂猪做饭,还得受公婆的白眼和打骂;晚上侍候公婆外还要侍候不懂事的丈夫。夜里思念尾生,多少次眼泪洒湿枕头。
自从玉莲进入周家后,尾生痛不欲生,他决心出外学好本领,谋个一官半职,再与周家较量。第二年夏天,他向老师告假回来探望玉莲,二人在泉边相见,抱头痛哭,各人都有一肚子委屈要向亲人倾诉,但又怕人多眼杂,说长道短,便约定黄昏以后,月上柳梢的时候,在蓝桥之下相会。
好容易盼到天黑,尾生来到桥下,皎洁的月亮挂在柳树上,一眼便可看见周家的门楼,就是不见玉莲出来。夏天的黄昏,本是乘凉的好时机,但此时却闷热难熬,他把双脚伸进水中,等啊等啊,霎时雷鸣电闪,想回去躲雨,又怕玉莲来了,不忍离去。忽然传来可怕的吼声,山洪下来了,他死死抱住桥柱,在洪水中挣扎,无情的山洪越来越大,刹那间淹没了蓝桥。
雨过天晴,星月又明,兰玉莲来到桥下,只见尾生的衣服挂在桥柱上,不见人影,一切都明白了,她对着蓝溪河哭诉:“尾郎呀尾郎,可恨公婆管得太紧,我不能脱身,害得你为我而死。我怎能一个人活在世上……”最后她高喊一声:“尾郎慢行!”便一头扑进蓝溪河里。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情意缠绵的传统秦剧《蓝桥相会》歌颂了他们的坚贞爱情。古老的蓝溪河水至今还呜呜咽咽,似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的内疚。

陈燕萍(2015-05-21) 评论(0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就送梧桐子“”支持吧!

已获得0个“

分享到:
更多